大学生毕业找工作,一不小心误入了传销坑,不害怕反倒占山为王

今天小编要根据一个真实案例来给大家讲讲黑色传销的”骗人三部曲”。

8月23日早上六点,晨鸟啁啾中,在广州市番禺区光明南路的新华书店门口,聚集着一群二十岁左右、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,他们的脸年轻而虔诚,和每个加入进来的人握一下手问声早,开始为一个话题热烈地讨论。

他们正在讨论的是关于传销的话题。到了六点半左右,这样的年轻人开始越聚越多,很快增加到100多人,街两边的楼房里也开始传出整齐的朗诵声,这是另一群传销者在上早课。这是番禺常见的一幕,番禺是广州乃至广东打击传销的重中之重。坊间传说,当地传销从业者可能在十万人左右。番禺区工商局统计,今年上半年进行遣散和教育的传销人员就达22431人次。而广东省工商局提供了一个数据,今年上半年全省教育遣散的传销人员为47122人次。一个番禺区遣散传销人员的数量居然占了整个广东省的将近一半!今年以来番禺已至少发生4起因传销而导致跳楼重伤的案件,15宗因传销引发的刑事案件,3死9伤。记者深入番禺,调查当地了的传销生态。

“杀熟”:黑色传销常规动作,和传销者玩了无数把追逐游戏的打传者这样概括传销:“骗人三部曲”、“生活三重奏”和“三防止”“我们这不叫骗,叫马扁,因为这是善意的骗,叫朋友过来是给他一个赚钱的机会。”已经做到慧育英传销组织的C级主管的女大学生刘鸽(化名)解释。

工商人员介绍,欺骗好友的“杀熟”手段目前在番禺还是最为盛行的。

刘鸽(化名)是吉林人,大连某外语学院毕业,22岁,一头长发,看起来像个白领丽人。短短3个月她把4名大学同学和社会上的朋友发展成了下线。在番禺8月19日的打传行动中她被警方抓获。

刘鸽(化名)是今年5月被好朋友金小曼骗到番禺“慧育英公司”的。到了之后她就知道被骗了。“我当时很生气,因为他们骗了我。我当时把来说服我的主管骂得狗血喷头,有两个男生过来安慰我,还给我讲故事,我就咬他们!”

“但我没有想过要走,因为我知道做传销比较赚钱。1998年时,我就听过传销的课,后来被国家禁掉了,现在听他们这个网络销售,理念上有点像,所以后来我就接受了。”刘鸽(化名)气定神闲地回忆,“我们传销公司还有不少是大学生,例如有吉林大学、黄河科大、长春金融学院的本科生,也有大连理工学院的研究生,他们都很和气,很积极地工作和学习。我相信他们不是在做坏事,而是在做事业。”

传销依然是赤裸裸的违反法律的事件,本次事件的当事人刘鸽(化名)竟然能如此坦然的接受与面对,离不开的便是传销的洗脑,违法传销者会将受害者从各个地方诱骗而来,在这里对他们进行长时间的洗脑,被洗脑的受害者会展开“杀熟”手法,从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下手,拉进来一个又一个的受害者,让组织不断扩散、扩大,如果没有工商局的介入,没有人民的协助,这种案件的侦查难度与人口拐卖可相提并论。

无论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已经步入职场多年的“老油条”都难免会遭遇这种蛊惑人心的传销组织诈骗,那遇到这种情应当如何解决方能顺利脱身呢?

目前传销与以往大有不同,大多是没有任何的产品,只是一味要求受骗者交纳数千元不等的现金,并发展亲友来参加,方才给予受骗者自由,且要求受骗者加入传销组织时,不是像原先采取温和洗脑的方式,而是直接采取非法拘禁、关押及殴打、恐吓威胁的方式相逼迫。

一般陷入传销的人都是被亲朋好友甚至是网友骗去的,对此,警方提醒各位市民朋友:凡是去陌生的城市见朋友或找工作时都要提高警惕,在陌生的城市要自己住宾馆,不要去别的居民房。凡是要交入门费和要求至少发展两名下线的行为都有做传销的嫌疑。

陷入传销组织如何脱身:

一是不要急于逃脱。很多人被骗入传销组织后,因为害怕从楼上跳下,造成终身残疾,甚至死亡;

二是控制自己的情绪,利用技巧与组织者周旋,寻找机会。先假装顺从他们,降低对方的防备心,然后找机会逃离传销组织;

三是把握一切机会求助外界,传销人员会隔几天换一个地方,也会让受困者去公园等地方“放风”。受困者可借机向路人求助,或者逃离;

四是骗取信任,拿回手机后可悄悄向家人求助,或在钱币、纸条上写下求助原因,扔到楼下,寻求路人帮助。

警方特别提醒,很多人被骗入传销组织后,因为惧怕,从楼上跳下,造成残疾,甚至死亡。这些做法是不可取的,只要不害怕传销组织,利用技巧逃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


赋能全国劳务行业从业者,助力蓝领人力资源就业发展

立即
咨询